中国电信在建第二张骨干网

中国电信总工程师韦乐平因出国没能参加今年的NGN(下一代网络)论坛,但他给大会提供的一篇特稿却“泄露了天机”:商用软交换、CN2开工、扩建IPTV,这几个关键词印证了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提出的“战略转型”。
2004年底,赴任不久的王晓初给中国电信定下了由传统固网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商转变的大方向。2005年,中国电信首先从技术上开始了整体转型,而10亿元只是最低限度的资金投入,预计这一过程将花费5至15年的时间。
年内建成第二张骨干网
3月23-25日的NGN论坛上,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院长赵惠玲披露,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电信第二张骨干网(CN2)将于2005年内完成,这是一张覆盖全国的全新IP承载网,参与厂商包括思科、Juniper、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和华为四家。CN2支持Ipv6并将承担未来的3G、NGN、IPTV等业务的数据承载,而中国电信现有的163 IP网,则作为普通互联网数据业务的承载网络与之继续共存。
有关CN2的投资规模,中国电信方面一直不愿公开。据参与此项目的华为核心网产品线总工任少军估算,由于CN2较多利用了原有光纤网,因此资金主要投在了路由器建设上,“总额应该不超过重10亿元”。思科亚太区NGN首席技术顾问殷康也同意这个估算。中国电信方面虽然对此金额未予正面答复,但表示目前的确有不少网络资源是处于闲置状态。
对于现有电话网络,中国电信通过软交换技术予以保留和改进。从2002年开始,中国电信在上海、广州、深圳等5个城市进行了软交换试验,其意义在于将现有网络通过媒体网关接入到IP网上,从而保留利用现有资源,实现平滑过渡。
按照中国电信的计划,2005年软交换将开始规模商用,长途网和北方地区则停止使用电路交换机,这就意味着上述地区新建网络将直接上马IP网。
据相关设备厂商透露,单个城市进行软交换建设的成本在千万元级,如果将整个网络全部更新则超过100亿元。但中国电信方面表示,目前还不会全部上马软交换,而是采取逐步替换的方式,“但最终的目标是将所有业务都融合到一张IP网上来”。
与此相应的,主流设备商方面也在减少交换机的产量,把更多精力投向软交换产品。华为等几家厂商均预测,随着固网运营商启动转型,2005年这块市场会有较大的增长。以中国电信为例,2亿多固网用户中即使只有1/3进行软交换改造,其市场规模也十分可观。
等不得的转型
在移动和IP电话的双重挤压下,中国电信和全球所有固网运营商一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如果不计算小灵通部分,中国电信固线年第一季度首度出现了收入负增长,长途业务也有一半被IP电话取代。
宽带方面,到2003年底,中国电信的省级干线%,但数据业务的收入仍然只占到全部收入的15%。
在尚未拿到移动牌照情况下,宽带成为中国电信看好的增长点,家庭网关、IPTV都被列为重要业务。而按照当时的网络架构,每推一种新业务就得搭建一张网,配备一群人员来运营维护,不管赚钱与否,成本先增加了。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有大大小小超过17个网络,每个网都有一批人在做,资源利用率却始终不高。
很自然地,中国电信想到了NGN,将所有的电信业务都通过一张IP承载网来实现,固网和移动都可以通过软交换接入到IP网络上,而运营商则可以进行统一的控制,实现多个业务网的融合。
基于这种网络结构可以节约40%的运营和维护成本,新业务开发周期则缩短到1/10。用赵惠玲的话来说,NGN并非一种全新的技术,而是为运营商提供了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的网络架构,在这个平台上运营商可以尝试各种业务。
通过三年多的技术试验,中国电信发现原有的163网络并不足以承担起这样的业务要求,因此在2004年中国电信决定再建一张IP承载网,这就是正在进行中的CN2。虽然理论界对于NGN还有种种不同看法,但韦乐平希望2005年就能彻底解决承载网的问题,因为“中国电信已经等不起了”。
3G接入不成问题
中国电信方面已经表示,3G网络接入CN2不存在技术问题。
3月23日,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遗憾的是,关于合作的具体内容在公开信息中被刻意省略了,这应该是双方有意为之,但也因此给业界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来自设备商的意见认为,固网运营商今后会更加关注对跨网络终端的发展,比如海外已经商用的WLAN(无线宽带)手机,非常适合企业大客户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电信还未拿到移动牌照的情况下,WLAN手机非常有吸引力。如果能取得中国移动的合作推出WLAN和移动网络的双模手机,那么市场前景则会更加可观。
从目前已经商用的例子来看,中国电信将可视电话、视频会议、网络电话、固话彩铃等作为主要业务,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网络电话。
近期被各方看好的IPTV(网络电视)业务也是中国电信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中国电信已经在上海和广东进行了一年多的技术试验,韦乐平称2005年还将扩大IPTV的试验规模。此外,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与机顶盒主要厂商——长虹签订了合作协议。

中国电信总工程师韦乐平因出国没能参加今年的NGN(下一代网络)论坛,但他给大会提供的一篇特稿却“泄露了天机”:商用软交换、CN2开工、扩建IPTV,这几个关键词印证了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提出的“战略转型”。
2004年底,赴任不久的王晓初给中国电信定下了由传统固网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商转变的大方向。2005年,中国电信首先从技术上开始了整体转型,而10亿元只是最低限度的资金投入,预计这一过程将花费5至15年的时间。
年内建成第二张骨干网
3月23-25日的NGN论坛上,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院长赵惠玲披露,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电信第二张骨干网(CN2)将于2005年内完成,这是一张覆盖全国的全新IP承载网,参与厂商包括思科、Juniper、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和华为四家。CN2支持Ipv6并将承担未来的3G、NGN、IPTV等业务的数据承载,而中国电信现有的163 IP网,则作为普通互联网数据业务的承载网络与之继续共存。
有关CN2的投资规模,中国电信方面一直不愿公开。据参与此项目的华为核心网产品线总工任少军估算,由于CN2较多利用了原有光纤网,因此资金主要投在了路由器建设上,“总额应该不超过重10亿元”。思科亚太区NGN首席技术顾问殷康也同意这个估算。中国电信方面虽然对此金额未予正面答复,但表示目前的确有不少网络资源是处于闲置状态。
对于现有电话网络,中国电信通过软交换技术予以保留和改进。从2002年开始,中国电信在上海、广州、深圳等5个城市进行了软交换试验,其意义在于将现有网络通过媒体网关接入到IP网上,从而保留利用现有资源,实现平滑过渡。
按照中国电信的计划,2005年软交换将开始规模商用,长途网和北方地区则停止使用电路交换机,这就意味着上述地区新建网络将直接上马IP网。
据相关设备厂商透露,单个城市进行软交换建设的成本在千万元级,如果将整个网络全部更新则超过100亿元。但中国电信方面表示,目前还不会全部上马软交换,而是采取逐步替换的方式,“但最终的目标是将所有业务都融合到一张IP网上来”。
与此相应的,主流设备商方面也在减少交换机的产量,把更多精力投向软交换产品。华为等几家厂商均预测,随着固网运营商启动转型,2005年这块市场会有较大的增长。以中国电信为例,2亿多固网用户中即使只有1/3进行软交换改造,其市场规模也十分可观。
等不得的转型
在移动和IP电话的双重挤压下,中国电信和全球所有固网运营商一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如果不计算小灵通部分,中国电信固线年第一季度首度出现了收入负增长,长途业务也有一半被IP电话取代。
宽带方面,到2003年底,中国电信的省级干线%,但数据业务的收入仍然只占到全部收入的15%。
在尚未拿到移动牌照情况下,宽带成为中国电信看好的增长点,家庭网关、IPTV都被列为重要业务。而按照当时的网络架构,每推一种新业务就得搭建一张网,配备一群人员来运营维护,不管赚钱与否,成本先增加了。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有大大小小超过17个网络,每个网都有一批人在做,资源利用率却始终不高。
很自然地,中国电信想到了NGN,将所有的电信业务都通过一张IP承载网来实现,固网和移动都可以通过软交换接入到IP网络上,而运营商则可以进行统一的控制,实现多个业务网的融合。
基于这种网络结构可以节约40%的运营和维护成本,新业务开发周期则缩短到1/10。用赵惠玲的话来说,NGN并非一种全新的技术,而是为运营商提供了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的网络架构,在这个平台上运营商可以尝试各种业务。
通过三年多的技术试验,中国电信发现原有的163网络并不足以承担起这样的业务要求,因此在2004年中国电信决定再建一张IP承载网,这就是正在进行中的CN2。虽然理论界对于NGN还有种种不同看法,但韦乐平希望2005年就能彻底解决承载网的问题,因为“中国电信已经等不起了”。
3G接入不成问题
中国电信方面已经表示,3G网络接入CN2不存在技术问题。
3月23日,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遗憾的是,关于合作的具体内容在公开信息中被刻意省略了,这应该是双方有意为之,但也因此给业界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来自设备商的意见认为,固网运营商今后会更加关注对跨网络终端的发展,比如海外已经商用的WLAN(无线宽带)手机,非常适合企业大客户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电信还未拿到移动牌照的情况下,WLAN手机非常有吸引力。如果能取得中国移动的合作推出WLAN和移动网络的双模手机,那么市场前景则会更加可观。
从目前已经商用的例子来看,中国电信将可视电话、视频会议、网络电话、固话彩铃等作为主要业务,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网络电话。
近期被各方看好的IPTV(网络电视)业务也是中国电信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中国电信已经在上海和广东进行了一年多的技术试验,韦乐平称2005年还将扩大IPTV的试验规模。此外,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与机顶盒主要厂商——长虹签订了合作协议。